【全国两会】董保同:以工业突破推动曲靖产业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 2018-03-12 17:59:00 来源: 人民网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曲靖市人民政府市长董保同做客人民网

1520852194127536.png

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曲靖市人民政府市长董保同,清华大学教授、中科院理化所研究员、液态金属谷首席科学家刘静,云南省博浩生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柏老六做客人民网,畅谈“以工业突破推动曲靖产业转型升级”。


1520852211563753.png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两会系列访谈,今天我们演播室迎来了三位嘉宾,他们分别是:全国人大代表,云南曲靖市长董保同。

董保同: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云南博浩公司总经理柏老六。

柏老六:各位网友好。

主持人:清学大学教授、中科院理化所研究员、液态金属首席科学家刘静。

刘静: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三位的到来。据我了解,曲靖市去年参演了《魅力中国城》这样的展演,为什么参加这样的展演?

董保同:主要是推动城市转型,因为我们曲靖原来在大家印象中是一个传统工业城市,其实我们有很多的旅游文化资源,我们也是想通过参加这个节目扩大我们曲靖的城市影响力,也推动我们城市的转型。

主持人:据我了解主打了生态牌和文化牌。

董保同:对,因为云南的生态比较好,但是大家一提起云南想到的首先是昆明、大理、丽江、版纳,一般想不到曲靖,其实曲靖的生态环境也很好,我们是珠江的源头。所以总书记对我们提云南省要打造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其实也是包括曲靖的。我们还是文化名城,长期是有四五百年是云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我们也是想通过参加这个节目把这些推介出来。

主持人:但是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了工业这块牌子,因为工业是一个国家和地区实现现代化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社会经济要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基础在工业、短板在工业,希望也是在工业。您能介绍一下曲靖现在的工业发展情况吗?

董保同:曲靖本身就是个传统工业城市,我们经历了以烟草曲靖卷烟厂为代表的烟草产业的快速发展,经历了以煤炭、火电为代表的煤炭的黄金十年。现在工业仍然是我们曲靖经济的支柱,占到GDP的1/3。我们现在正在推产业转型,传统产业,包括像烟草、煤炭,有的是去产能,有的到了天花板,我们现在靠各方面的新兴产业一起支撑曲靖经济的跨越发展,我们正在构建曲靖现代化营运体系,包括生物资源加工产业、包括液态金属、包括有色金属、深加工产业、装备制造产业,通过工业的转型升级带动整个经济的跨越发展。

主持人:目前有没有存在一些短板和困难?

董保同:我们正处在转型的过程中,现在卷烟还占到我们工业的1/3,煤炭、火电尽管现在是去产能阶段,但是也还是占的比例比较高,所以我们得尽快把产业结构调整过来,要靠新兴产业特别是现代制造业成为我们曲靖工业的主要支撑,这是一个最大的短板,因为产业结构调整应该说是较长的过程,我们希望通过“十三五”,通过我们的加倍努力,让我们的新兴产业能够支撑起曲靖工业的半壁江山,或者是占的比重更高一些。当然我们曲靖工业上除了结构上的问题,像创新能力不足,企业规模比较小,这也都是比较突出的问题,这块也都需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去改善。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要实现全国地级市一百强的目标,现在这个目标仍然在路上,大概稍微差了一丁点,为什么有这个底气?

董保同:我们也是希望提振整个曲靖人民群众的精气神,我们不能老是跟省内的州市比,因为我们在云南省是第二大城市,只比昆明差。但是我们是要以更开放的视野跟各个省的工业城市比较。2017年的数据没有看到,2016年我们在全国的城市排名排在120几名,当然前面还有一些直辖市、副省级城市,我们是希望我们能够进入全国的百强,实际是跨越发展,现在很多城市是发展很快,如果我们没有更快的速度更好的质量很难超越,所以提出这么一个目标,凝聚大家的斗志。

主持人:可以说转型箭在弦上。面对国内外非常大的压力,云南曲靖将如何转型升级、破局发展呢?

董保同:我们现在最核心的是抓住重点产业,省委省政府提出打好绿色食品、绿色能源牌,比如我们要把农业、农产品深加工、生物资源加工作为我们的重中之重加快发展,因为我们原来是云南省农业第一大市,农业基础很好,但是深加工比例不够,所以这块是重点。另外打好绿色能源牌,就是发展比如水电铝产业、水电硅产业,包括新能源汽车这些产业,通过这些产业发展支撑起未来曲靖工业的转型升级。

董保同:我举个例子,比如我们的铝,原来只有71万吨电解铝,就算一吨一万五一万六也就是一百亿,现在我们做成深加工,包括做成汽车轮毂、汽车变速箱,做成一些高附加值的铝合金,光铝这个产业做得好就有可能做到四五百亿,当然通过招商引资,甚至铝加工我们希望能够做到上千亿的产业。包括硅,不光是用来做太阳能,实际包括电子级多晶硅,包括集成电路的硅材,包括智能手机,这些如果能够做好将来是我们大的支柱。抓住这些关键环节,如果在“十三五”能够有突破的话,我们工业就上了一个大台阶,就从烟草为主到煤炭为主转到以现代制造业为主,那么曲靖经济就实现了大的升级。

主持人:通过您刚才的介绍我也了解到这些都跟金属有关,我们现场有一位关于液态金属的专家刘教授,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液态金属到底怎么回事,对经济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刘静:说起液态金属顾名思义就是常温下像水一样的金属。但是这种金属跟水可不一样。举个例子,比如它的熔点可以在两千多度还处于液态,这个非常有用,比如计算机的芯片可以用它冷却,另外可以做成墨水,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研发电子电路的打印机,也就是说,今后不管是专业人还是非专业的人都可以快速做成电子。再说到医学,像神经的断裂连接,这都是这个材料展示出来的特点。所以大家也把液态金属的利用认为是人类利用金属的第二次革命,咱们云南最先在全世界或者在全国观望的时候引入云南,现在云南是作为液态金属工业的策源地,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领域涉及到从材料到器械再到制造,所以是非常广泛的新的工业领域。

主持人:据我了解,我们曲靖也是正在打造液态金属谷,现在进展的怎么样了?

董保同:这得感谢刘静教授他们团队,刘静教授是我们曲靖人,所以桑梓情怀,对家乡的支持,因为云南有有色金属这方面的资源优势,更主要的是有技术产业化方面的基础。所以,我们省里很重视,市里下了大力气,现在已经建成了一些专业的园区,有一些企业正在推进产业化应用。现在总体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展示出良好的发展前景,已经开了两次 液态金属的产业高峰论坛,正在积极推进这个产业化,我们希望将来成为曲靖工业转型升级的亮点。

刘静:这个实际上说明云南在这块上的优势是非常显著的,我们其实可以看到液态金属这几年国际上已经成为一个重大的战略前沿和热点,所以发达国家投入很多的研发力量和资金。液态金属从科研来讲是发端于中关村,但是从工业来讲是发端于云南,具体说像曲靖、宣威等等。所以在云南省委省政府的主导下,曲靖市、宣威市的帮助下和组织下云南已经召开了两次的产业论坛,这是什么概念?全世界刚刚处于研发的阶段,很多还在发表论文的阶段,所以刚才董市长讲,体量还不大,但是恰恰是新工业,全新的工业。因为我们国家过去因为历史的原因其实没有太多的机会去开辟一个全新的工业,云南应该说在这块迈出了非常坚实的一步,从研发到队伍的建设,应该说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它的工业力量,在这个新兴领域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所以未来它的发展,现在全省和全国已经意识到它的战略意义。

董保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我也是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这次我搞了一个建议,就是专门针对液态金属产业化,希望国家有关部门把它列为重点支持的产业化领域,尽快推进它的产业化有突破性进展,这样我们在这个产业领域里面也许能成为总理说的领跑的角色。如果我们抓不住这个机遇,如果等一些发达国家先把它搞成产业化,我们就变成跟跑了。

刘静:这个应该处于领跑。我举个例子,我们在这个领域开展了十七八年的研究,从世界上第一项把它引入到作为计算机芯片的冷却,到后来的印刷电子、生物医疗、柔性机器人,这个确实处于非常领先的地位,所以应该说中国的优势还是比较明显的。但是我们要看到发达国家可能一个项目就投入1.7亿美金,而且他会组织大的集团作战,从顶尖大学到产业界,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尤其我从一开始来推动这个研发和产业化,我也非常欣慰,在家乡、在云南这么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得到全省大家的高度重视,而且这个影响现在从云南省已经到全国、全世界。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而且确实是有战略意义,就像早先一两个研究室、一两个实验室,零星一点研究,现在一天两天全世界就会相应的发表论文,包括从几个到几十个到几百个实验室,所以这个领域就像我们发现新的材料的诞生和爆发,它正在显露出这些特点。云南我觉得还是“吃螃蟹”,企业家和政府的远见卓识,因为这个最开始大家可能不会有那么清晰的看法,但是我觉得应该说非常欣慰的是云南走出了第一步,因为最早是非常前沿,发达国家发达地区都在摸索,但是云南省意志非常坚定,现在应该说云南已经成为液态金属的中心和发源地,所以云南提交的国家产业发展已经得到国家,像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已经变成国家向新材料发展的战略,所以云南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主持人:工业是多元化的,除了液态金属,曲靖还有农业产业化方面的发展,据我了解,农业原来是曲靖非常传统的优势,现在农业产业化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董保同:我们叫做生物资源加工产业,这个更大一些。现在前景很好,但是基础还是有点弱,我们农产品的加工业的产值和农业产值比,全国是2.2:1,我们是0.3、0.4:1,比全国低了5、6倍,所以这块空间很大,像柏总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

主持人:柏总可以说说您创业的历史吗?

柏老六:我们公司主要是从菊花里面提炼花油,叫叶黄素,我们公司到现在14年。从开始很小,公司在全国20多家企业之一,现在做到占全国40—50%,占全球接近40%的量,是万寿菊这块。这块我们得到今天的发展,可以说是以我们市委市政府出台一系列的支持生物资源加工这个政策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整个公司现在种植面积接近20万亩,从业人员差不多每一户有两个从业,差不多有10万户农户参加这个产业,特别是贫困地区搞这个产业的人要更多一些,可以说对脱贫攻坚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

柏老六:从我们公司成立到现在,市委市政府一个是在基地上,比如说我们要使一个农业做好,比如说农田水利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就是政府这块,比如在农业基础设施投入上有很大的投入。比如我们公司种子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原来从美国进口,后来我们研发出来含量各方面都比较好,所以在这个上面的研发政府给予一定的支持。还有我们在整个生产加工过程中,在科技投入上,我们市委市政府出台一系列的优惠政策,也给一些支持,所以企业现在可以在这个单项行业上在全球排在第一位。包括我们种植的标准,我们国家的国标都是以我们公司出来的标准作为国标,当然我们现在品牌打的还是比较好的,我们现在是国家驰名商标,云南省著名商标企业,这一系列政策,除了我们公司自身努力,还有国家的政策,离不开我们省市县的支持。

主持人:无论是液态金属还是农业产业化,我想这也是曲靖市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所在。那么2018年的重点工作有哪些?

董保同:2018年在产业转型升级方面,围绕我们生物资源加工、有色金属深加工、装备制造,我们定了六个重点发展的产业,在这些领域,一个是要扩大规模、招商引资,尽快使这些产业有突破性的进展。另外,我们把科技创新能力提升,搞了一批市一级的院士专家工作站,支持像柏总这样的企业搞研发,在技术上掌握领先的地位。第三我们抓一些平台的建设,比如像“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的申报,像国家级高新区、国家级园区的创建,包括制造强国的示范区的建设,就是国家有一系列的政策渠道,我们想通过积极的争创争取国家的支持,给企业发展营造好的环境。另外,我们不是省会城市,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所以我们更要靠我们的改革激发市场活力,然后为企业发展营造比较好的营商环境,在放管服改革方面我们还是做了很多探索,去年我们是被国务院表彰的工商注册便利化服务企业的地级市,在西南地区只有成都和我们,这块也说明我们在什么五证合一、双随机公开等等,在为企业服务方面,为营造好的营商环境方面采取有力的措施。

主持人:这点柏总应该深有感触了?

柏老六:对。我刚才说了,企业的发展首先我们搞生物产业,云南简称是植物王国、生物基因库,所以发展农业,特别是生物产业是非常有利的,这是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但是还要得到我们当地市委政府和区县委政府的关心支持,这个产业才能做大。因为农业是涉及到千家万户,比较广。所以刚才市长说到,一个是通过科技的投入,比如市里出台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只要这个企业搞研发,你研发的费用政府可以给你处理一部分,一个是你建立了各种科研院所,比如我们成立万寿菊研究所,我们成立了几个所,如果科技研发跟不上,比如我的品种如果跟不上,几年就退了用不成了,那么一代一代一直研发品种才能跟上,这些费用、这些平台公司我们政府也给予大力的支持。还有软环境建设方面,比如企业涉及到方方面面,要政府各部门来支持,我们当地政府可以说只要到哪个部门,哪个部门就马上办,采取各种措施,有些马上办不了的逐级汇报。软环境建设方面非常关键,就是搞好对企业的服务,所以才使我们的企业短短几年时间能够做到全球第一。先是种植标准是按照我们公司的标准,现在又把产品的国标放在我们公司来。

主持人:两会上我们听到一个高频词是“创新”,我想液态金属就是一个创新,刘教授您有什么见解?

刘静:这几年在云南的科技尝试我有一个大的感触,大家总会问这样的问题,液态金属在国际上也是非常前沿的,这么前沿的为什么在云南生根开花?这还是比较有意思的,我觉得它可能属于共享经济或者共享科研结合的完美展示。我们说它为什么快速?液态金属首先是一个材料工业,云南我们知道是有色金属王国,所以有大量的金属材料。

刘静:我举个例子,像镓、铟、锡,铟和锡全世界中国是最多的,中国又是最主要在云南,我们国家过去知道像有色金属、稀土金属开发了大量的材料,但是卖出去的成本很低,所以像类似原料的提供。那么液态金属像镓、铟、锡,其实我们国家包括全世界开发了很多很多这样的材料,但是用不了,为什么?因为没有发现它的应用。所以新的材料过去是作为化合物来用,但是现在像水一样的大量应用等于打开了很多生物医药、先进制造,包括电子信息,所以几乎是涉及到很多方面。

刘静:我通常在讲液态金属不是一个项目,它其实是一个产业集群,或者放大的讲就是一个全新的工业,这样就说明它的发展潜力非常巨大,这就可以看到现在研发高度的活跃性。产业还不像有些材料,可能离实用还比较慢。云南这块一旦启动可以看到这么几个特点,产业的速度非常之快,最早我当时做一个尝试,当时在曲靖下辖的宣威市,包括曲靖市、宣威市市委市政府领导来了很多次。我说可能是某种中国新科技发展的某个缩影也是探索,所以我说云南了不起,我长期在北京工作,但是我觉得云南液态金属工业的成功,确实代表着中国的成功。

刘静:我举两个例子,2014年的时候叫科技入滇,液态金属引入了,其实很多人是持怀疑的态度,但是短短的一年,云南曲靖世界上第一条液态金属的电子手写笔生产线,包括电子油墨的生产线,这个其实全世界过去走的其他材料的路径,但是目前往这个产业化都还存在困难,所以云南这块很快就成立,因为大家看到科技带来的优势,所以在全省的支持下,在曲靖建立了五个中心一个委员会,建立了国内第一个液态金属科技馆,我本身做科学研究和传播,我希望新的科技带动当地发展的同时也带动科技,其实我最关心的是它的发力,云南省不仅仅是技术的输入,我们现在可以很高兴的看到,过去几年云南这块的液态金属已经开始发力了,本土研发的产品在国际国内非常领先的展会上应该说是崭露头角。比如在曲靖、宣威的液态金属工业园研发的三大类产品,包括液态金属肿瘤治疗的射频消融还有其他三大类产品,在深圳的高交展会上,应该是中国第一大工业展有三项,我都出乎意料,因为当时在北京,我们能够有一项入选都不错,它是三项入选,我想这是科技的竞争力。包括云南的中宣公司电子材料在全国两万多家的新材料竞赛之中直接到达最后的前几位。我想这都是本土科技创新的代表。

刘静:未来结合这种自身优势再研发,同时应该是开放的,所以云南现在的液态金属我觉得集中的优势逐渐体现,我们可以看还是引领云南省,刚才柏总也讲到,我觉得他们措施非常得当。所以外地企业也纷纷往云南汇集,而且这些企业非常有优势,比如咱们北京中关村梦之墨科技有限公司,这在中关村也是非常前沿的,在云南省曲靖市的邀请下,在宣威中国液态金属谷,现在我们年产一万套的液态金属电子电路打印机,这是非常前沿的产品,正在建设之中。包括深圳的丰城做LED的,还有做光伏电池,也设计了很多液态金属替代原材料,这个年产大概50万套。如果说其他的科技创新全世界在做,然后我们有新的技术去替换,那么液态金属的科技和工业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它是一个定义未来,因为它做的就是从0到1,所以这些新产品和新技术其实代表的不仅仅是中国的第一次做出来,还是代表世界上第一次做出来。未来我说应该重新定义中关村,从过去的1.0到2.0到3.0,因为中国的企业尤其前沿企业,过去可以跟着发达国家来做,但是现在中国科技跟全世界有些已经是并跑甚至是领跑,所以我们只能自己趟这条路。现在看来云南这块我也看到咱们国家发展的巨大潜力,在这样一个有优势的,而且人际环境非常好,人才队伍也愿意加盟,所以把各方面的政策、措施、条件打好,其实在各个地方都可以生根开花,所以科研的创新之花应该会开得非常好。

主持人:无论政府也好、企业也好,或者像您一样的学者也好,创新是大家共同的追求,我想问一下柏董事长,您觉得企业创新还需要什么?

柏老六:企业创新要的东西还不好说要什么,要讲到创新投入比较多。我个人认为本身企业是创新的主体,自己可以投入的多一些,但是政府在创新上面还是可以提供很多东西,比如说提供一些平台,尤其是现在建立的一些科研院所,比如说和省院省校合作,我们平常讲的用人不养人,就是企业里养不起高尖端人才,但是科研院所的高尖端人才我们来共建,政府在建这个平台的时候给予一定的支持、鼓励,这样对企业创新发展是比较好的。

柏老六:第二是政府在其自身研发当中,比如用于研发的费用,政府出台相关的政策,研发的费用不管是贷款或者提息或者直接给你研发当中给一定比例的支持,这个对企业都是比较好的促进作用。

柏老六:第三是政府在对科研人员,比如本级政府管的科研人员,我们农业局下面的小所那些单位,可以把这些人才在所里研究出来的东西也可以放到我们涉农这块给予支持,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专家也可以下派到或者支持到企业来,帮助企业来研究。像我们云南曲靖相对全国比较偏僻,要招一个高层次的人才公司养,第一成本比较高,第二人家也站不住,如果政府有现有的人才库、现有的专家放到企业来支持,我想应该对企业的研发也是很大的促进作用。

柏老六:比如我现在搞虾青素,在叶黄素搞得很好的情况下马上新的产品虾青素,在中科院武汉水生所我们成立一个研究所就在搞这个研究,像武汉水生所、中科院这些人才比较聚集,这些人来到我们公司以后,人家还是深入基层踏踏实实的,结合我本地,我们云南这个地方最适合搞生物产业,比如我们虾青素养这个红球藻,室外温度超过28度就要降温,否则藻类就不生长,在曲靖最适合这个,常年差不多就只有一两个月会有极端的几天时间养不成,大量都可以养,这就是本地的优势,中科院刚好在武汉那边那个气候做试验都不太理想,那么到了云南,我们双边都比较高兴,第一他研发成果得到推广,第二我们这边要想搞这个产业也得到发展。

主持人:刚才您介绍的时候我们市长在这边一直点头认同,好像有种特别骄傲的感觉。

董保同:的确是,政、产、学、研、金这几个要共同发力,刚才柏总说到了政府的支持,其实还有很多方面,金融机构的支持,特别是科技创新人才的吸引这些。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市长,刚才一直在说创新,如果这座城市有了创新的氛围,是不是可以提升这座城市的气质?

董保同:没错,一个传统的城市是封闭的,特别云南是在边疆省份,我们本地人讲“好在”,就是气候也不错,生活也比较安逸。但是如果说有一种创新的原动力、这种氛围,那么我们整个吸引人才,整个城市的形象都有很大的变化。我们曲靖的教育是比较有特色的,包括职业教育、包括义务教育、高中教育都是很有特色的,但是如果没有创新的环境,我们培养的一流人才、优秀的人才,最后也都是到了北上广都走掉了,如果有好的创新环境,我们自己的人才,包括其他地方的人才又会吸引过来为我们发展作贡献。

主持人:确实现在也是人才大战。最后一个问题想问市长,云南曲靖市工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如何处理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关系?

董保同:这是最难的一个问题了,因为现在很多传统产业还是支撑着经济的正常运行,我举个不一定很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家庭有几个儿子,长子已经养家养了几十年了,现在弟弟们没有长起来,所以长子还要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但是未来还是要靠弟弟、妹妹们这些新兴产业发展起来以后,对这个家庭会在一个更高层次上有发展。比如我们现在煤炭去产能很重,我们钢铁、煤炭这都是传统的工业,去产能压力很大,没有什么增量,但是还必须维持正常的运行,比如说100多个煤矿要正常生产,并且确保生产不能出问题,这是底线要保住。同时重心应该放在接续的产能,我们省长叫产业迭代发展,等于是在发展现在支柱产业的同时要发展新兴产业,让新兴产业尽快成为支柱产业支撑未来的发展。新兴产业我是这么看,说到云南一般都会想到民族团结进步、生态环境比较好,其实总书记给我们的定位还有一个,就是打造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而这个辐射中心就需要我们在产业上、技术上、科技创新上,包括在软实力上,要能够辐射周边,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大的挑战,但又是我们必须完成的任务,我也希望通过这次访谈传递一个信息,云南不光是民族团结进步的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还是我们国家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我们会有创新的技术,会有新兴产业,将来会成为云南发展新的亮点。

主持人:不仅天蓝、地绿、水美,而且工业也很强劲。

董保同:我们科技也很发达,真正能够辐射周边。

主持人:在这里我们算一笔帐,如果到了2020年底,我们六大新兴产业按规划产值能做到多少?

董保同:我们2015年全市的GDP是1630,我初步算过,如果我们在各方面推进正常的话,到2020年,我们六大新兴产业产值1600左右,也就是说相当于再造一个新的曲靖,当然这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的努力,因为现在很多项目还在进一步洽谈对接过程中。

主持人:相信未来曲靖市大有可为。感谢三位今天作客我们演播室,我们今天的访谈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再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