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教融合展现“曲靖样板”

发布时间: 2018-11-08 10:20:06

“基层体校为什么要推进体教融合?”已有30年从业经历的老体育人,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主任刘敬忠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从本质上说,体校也是学校,就像体育是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一样,不可能指望所有的体校学生都成为‘金字塔尖’的国家队队员、省队队员,大部分学生还要进入社会,因此体校在教会学生体育技能的同时,不能放松道德修养教育、文化素质教育,从某种程度上讲,道德素质教育、文化素质教育的重要程度要高于运动水平教育。”

在这一思路引领下,通过云南省体育、教育部门的积极推动、整体布局,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乃至整个曲靖市体育教学的体教融合工作都迎来了崭新的发展契机。“体教融合、读训并重、文体双修”已成为曲靖市体育学校的一贯特色,并在祖国西南打造出别具一格的体教融合的“曲靖样板”。

“三集中”2.0时代

对于基层体校“三集中”的做法,体育人都不陌生,即“集中训练、集中教学、集中生活”。2014年前,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一直采用“三集中”模式,初中学段的学生在该中心集体接受各专项体育训练、由中心自有文化课教师授课、集中生活。但久而久之,文化课老师教学质量偏低,学生重训练轻文化课的短板暴露。这或许能培养出在各级比赛中摘金夺银的运动员,但大部分学生整体文化素质偏低,出口偏窄,反过来影响体校招生,导致恶性循环。

为切实解决青少年体育后备人才“读训矛盾”问题,在云南省体育局、教育局积极推进体教融合的大背景下,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被当地市委、市政府列为体教融合试点单位,主动探索、先行先试。

谈及具体做法,刘敬忠说:“2014年,我们与曲靖市民族中学签订联合办学协议,挂牌成立曲靖市民族学校体训分校,在管理上坚持中心直接领导,民族中学负责教学保障。”尽管在操作模式上,“联合办学”的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同样采用“三集中”模式,但教育教学工作完全交给拥有“云南省一级二等完全中学”资质的曲靖市民族中学。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校校联合、优势互补后,曲靖市体育中心运动员的文化课成绩当年就大幅提高——参加云南省各级体育比赛的文化课测试成绩由倒数第一变为正数第一。近年来,还涌现出代表云南省参加教育部组织的“我的好老师”全国中学生演讲比赛的“多栖发展”的新时代“体校学生”。

相比各方面条件更加成熟的市一级体校,曲靖市马龙区的体育和竞走学校则采用了其他的体教融合手段,即“两集中+合作办学”。

尽管只有7名专职教练员,在训运动员只有104人,但在这所体校中,却涌现出竞走世界冠军黎则文以及张俊、朱国文、陈瑞、刘坚、尚荣江等国家竞走队现役运动员。该校校长张平红说:“一直以来,我校采取‘两集中’的模式,学生只是训练、生活在体校,文化课教学则与区内中小学合作办学,并与马龙区一中展开深度合作,在七、八、九年级各设一个体育特长班,保障有体育专项特长的学生在文化课方面不掉队。”

近年来,除了每年10%左右进入省队的尖子队员外,马龙区体育和竞走学校大部分学生都能进入职业学校、普通高中继续学习,通过单招和高水平运动员考试进入省内乃至全国名校的体育特长生不在少数。

有“出口”才有“入口”

根据云南省体育局提供的数字,截至2017年底,云南省有1个省级体校,全省16个州(市)各有1所以上体校。办学模式分为体育部门自办文化教育、与教育部门分办、联合办学和合作办学。经实践证明,与教育部门分办教学、联合办学和合作办校效果最好,学训结合的矛盾可以最大限度找到平衡,从而实现训练成绩与文化教育两促进、两提升,进而推进体教融合。

无论是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还是马龙区体育和竞走学校,最需要解决的是运动员的“出口”问题。相比传统学校以及职业技能学校,通过体校进入更高级别队伍、专业乃至职业体系的学生比例是偏少的,如果不能让大部分体校学生“学有所用、学有所出”,制约我国基层体校发展的桎梏就不会从根本上打破。

对此,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马龙区体育和竞走学校都进行了积极尝试。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毕业后进入中职、中专的孩子,在学习其他专业技能的同时,还可以回到中心训练,只要能在省一级比赛取得成绩,就可在当地特殊政策的保障下,优先就业。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马龙区体育和竞走学校学习成绩较好的毕业生,大部分会选择进入高中,通过课余返校训练的模式,保持竞技水平,争取获得单招和高水平运动员考试的机会,这部分学生的比例近些年也在增加。

随着出路拓宽,基层体校的吸引力也在增强。曲靖市体育训练中心已成为当地不少有体育特长的孩子的“梦想之地”;“竞走之乡”马龙区,更是在浓郁的竞走氛围和体制机制的双重作用下,实现了从生源锐减到稳步提升的跨越。

云南省各级、各类体校结合自身实际,探索推进了体教融合或体教联办,并取得了一定成功经验,但大都是自下而上,不好形成统一要求、统一标准,各地执行水平也参差不齐,造成体教融合质量各异。对此,需要省一级乃至国家一级体育、教育部门强化顶层设计,构建全新的青少年体育发展格局与体系,为我国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和青少年身心素质全面发展注入更强动力。(中国体育报 顾宁 林剑 许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