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深藏市委政府大院深处的档案馆

发布时间: 2017-11-27 09:53:14 来源: 珠江网

一个偶然的机会,又或许是命运的安排,我结束了16年的学习生涯后匆匆来到了档案部门。

至今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站在市委政府大院内档案馆大门前,那栋20世纪80年代的老楼突兀又似乎合理的矗立在那里,望着低矮破旧的办公用房,挤进那拥挤的办公室,左腾右移挪出一个座位,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啥?我好像来了一个假单位。

进档案馆之前,我对档案毫无概念。只记得还是一个学生时,档案这个词语是那么的令人敬畏,神秘是唯一标签,因为我从未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天真的以为档案馆必定可以指点江山,再不济也是威风八面。来到档案馆后才知道,这是一个散发着悠久历史韵味的部门,此档案也非彼档案,让人意外的是这里竟然鲜有人知,听说过名头的却不知道藏于何地,就连在市委政府大院工作多年的 “老油条”被问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是一脸呆懵,只能依稀说出一个大概,偶尔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却也将它烙上了清贫、孤独、无聊、单调、哦,那几个毛人、一脸嫌弃或是漠视的标签,好不容易遇到个熟知的朋友,以为可以扬眉吐气一次,却听他支吾半天不见所以然;破天荒有几个常年交集的知己也只是认真的随便聊聊:你们大房子建在哪里了?就连档案馆里的人们提到自己的单位也出奇的一致,摇头甩脑、怨声载道,显然这里的工作让他们感受到了太多的无奈和心酸。

正如人们所想的那样,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充满着神秘的气息,散发着沧桑的味道,灰暗的库房里,陈年的气味扑面而来,在这栋1048平方米的世界里,密密麻麻的档案填满了整个库房,在一个个档案盒里藏着令人好奇的秘密,一排排的勋章奖状映射着曾经的辉煌,一行行文字全方位的反映着宣威的历史发展轨迹。档案工作显得那么默默无闻,或许是常年与档案打交道,这里的人很宁静,好像岁月的年轮将他们浮躁的内心慢慢沉淀,造就了档案人与世无争的神奇品性,更多的是一份从容与淡定,就如世外高人一般仙风道骨。

弹指一挥间,在档案馆的时间已经一年了,时光磨去了我的桀骜和张扬,我却开始为这群档案人抱不平了,它的名声怎么会是这样?它给外界的形象更不该如此!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他们的故事没多少人知道,这是一群可爱的人,个性鲜明,每天重复着单调的工作,生活的快节奏在这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时间在这里仿佛过得很慢,也或许这是一片被人遗忘了的天空,他们执着的守护着一盒盒档案,守护着一段段历史,无怨无悔。他们中有在查阅利用岗位上兢兢业业几十年的;有寒窗苦读,潜心钻研档案工作业务的;有勤勤恳恳,每年指导各单位整理归档的;有踏踏实实,坚守着自己的工作岗位的;有忙前忙后,用真实的文字记录着宣威发展动态的;有紧跟时代步伐,稳步推进档案信息化建设的;有开展档案宣传,提升公民档案意识的。终于,人们知道,原来在社会很不起眼的角落,在市委政府大院的深处,还有一个行业叫档案工作,这座档案馆里还有一群为之努力的档案人。只有在每年一次的归档整理业务指导期间,人们才会想起这个神秘的地方。

档案馆门前,关于山林土地所有权、工资待遇等问题争执不休的人们,通过查阅档案,化解了一桩桩矛盾、排除了一场场械斗、减少了一个个上访,真可谓:馆里藏历史真迹供四化谱春秋,匣内载人世沧桑为子孙造幸福。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档案查阅室里上演,门前的大柳树惬意的见证着这一切,每次看到查阅人员一脸焦急愁苦地来,高高兴兴地离开,我的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仿佛手中守护的那些发黄的档案盒里装的不是冰冷的纸张,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眼前跳动。档案馆里的对联生动的诠释着这一切:承前启后真伪曲直皆可鉴,察往知来兴衰得失自分明。

含辛茹苦,有铁石融化;天长日久,有铁树开花。可喜的是国家支持中西部地区县级综合档案馆建设,仿佛馅饼从天上瞬间砸下来,历经坎坷,几多心酸,档案馆新馆终于开工建设,建的非常气派,地点也羡煞旁人,档案人好像迎来了春天,我却觉得这馅饼显得姗姗来迟,档案人把对工作的热情融化进平凡的生活、把对事业的执着写满了人生之路、把档案的魅力播撒到每一个角落,档案工作早该焕发出无穷的生机与活力,将用来展示市民生活变迁与社会历史进程的记忆,一同装进档案人的梦里!

市委政府大院深处藏着一座档案馆,里面有一群神秘而可爱的档案人,我好像在哪见过。

(宣威市档案局 张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