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记忆中的交通变迁 我家那辆永久牌自行车

发布时间: 2019-01-07 09:36:26 来源: 珠江网

timg.jpg

鲁迅先生曾说过:“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改革开放40年来,交通工具就是一面镜子,它时刻映射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我的家乡在会泽县最南端田坝乡车乌村箐田小组,从我记事起,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搬运粮食,肥料物资及生活用品几乎都是人背马驮,在当时来说,有马车的人家就算条件好的了。

上世纪90年代,父亲在我们村的喷水电站工作,当时是1994年,父亲的工资只有70多元,他省吃俭用攒下了400元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因我上学路途远,每天上学放学要走6公里的山路,当时小姨大我7岁,她学会骑自行车之后,她每天都骑车带我上学放学,我就坐在后面的货架上,那叫一个美呀!在那个年月能坐上自行车去上学,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就跟现在坐骄车差不多。一转眼,小姨去田坝读初中了,我的美好生活时光也就结束了,直到我读三年级过春节的时侯,我偷偷把父亲的自行车推到公路上,在摔了好几跤的代价上,我自己终于学会了骑自行车。

1997年,小水电体制改革,父亲所在的喷水电站划为乡镇企业归政府管辖,成立了田坝乡电管所,当时,我父亲带着6名电力工人管辖着田坝乡10千伏多着线及驾车线用户的供电。因工作的需要,父亲在征得乡镇府领导同意后,当年就购买了一辆五羊本田摩托车。有几次我和父亲到距离田坝乡政府所在地两公里左右的小坝口去拉跌落式熔断器,还有几次和电管所的范叔叔骑着摩托车去处理故障,骑在摩托车上风驰电掣般的感觉,那简直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来村子里乡亲们无数羡慕的目光。

随着经济的发展,转眼到了1998年,乡政府考虑电管所工作的特殊性和必要性,分给了田坝电管所一辆旧的北京牌吉普车,唯独只有父亲有驾驶证,驾驶这辆车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父亲的身上,不管是寒冷的冬天,还是阴雨连绵的雨水天,父亲开着这辆车出去干活时,一路上再也不会受寒风冷雨之苦了。记得有一次去尹武村,一个60多岁的老人在腊马卡拦车,父亲将车停好,问老人去哪里?老人说要去卡竹,希望我父亲能送他一程,父亲二话没说,拉开车门,把老人扶上车坐好,免费把老人拉到了卡竹街上,老人感动得向我父亲不断言谢。

近几年,随着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及汽车工业的不断发展,私家车已进入了行常百姓家,现如今,普通百姓买一辆轿车已经不再是奢望。我参加工作后,也用多年的积蓄买了一辆大众牌朗逸轿车。如今,那张永久牌自行车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被长期放置在了我家的车库里,虽然这辆自行车使用频率低,但我还是非常爱惜这辆车,我一有空的时候,就经常到车库去擦拭它,虽然经过了很多年,但这辆自行车现在依旧保存得很完好。是改革开放,给我们的出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经过我们县城的渝昆高铁建成通车,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作者:云南曲靖市会泽供电局 张国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