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发布时间: 2018-11-16 13:40:46

调理呼吸、修身养性、增强体质、减肥塑形......作为一项时髦的健身运动,瑜伽近年来变得非常火热。你或许不会相信,柔美的瑜伽也能和邪恶的丑闻扯上关系?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瑜伽源于古印度,是古印度六大哲学派别中的一系,探寻"梵我合一"的道理与方法。发展到现代,它主要是一系列修身养心的方法,通过提升意识,帮助人类充分发挥潜能的体系。

“提升意识”、“发挥潜能”,这些词汇对我们普通人而言玄之又玄,因此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大师”们打着瑜伽的旗号,干的却是“不成体统”的事情。

《纽约时报》就曾报道,著名瑜伽会所阿奴萨拉(Anusara)的创办人约翰·福伦德(John Friend)遭指控性侵犯女学员,称福伦德表面上推崇的是轻柔的瑜伽体式,鼓吹他的方法可以“哺育爱和欢乐”。但实际上内部人士都知道福伦德的真正癖好是女人,热衷于疯狂派对和声色犬马。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瑜珈大师”Bikram Choudhury

照片中是另一名在欧美非常知名的“瑜珈大师”,也是高温瑜珈的创始人Bikram Choudhury。他在两年内遭多名女学员指控性侵,一时被6件性侵案缠身。他在接受《CNN》访问时说,如果要跟女学员发生关系,根本不用使出威胁手段,“因为他们都喜欢我,都爱我。”

这些频繁曝出的“瑜伽大师”性丑闻,让这项运动的形象蒙受了阴影。因此就有地方把矛头指向了瑜伽,比如俄罗斯一地方政府叫停瑜伽,原因是觉得“瑜伽似邪教”,要求禁止在市内练习。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借瑜伽传播的邪恶到底有多危险呢?今天无邪君(微信公众号:中国反邪教)就来带大家认识一下。

“弥撒”组织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格里高里·比沃拉鲁

上世纪90年代初,罗马尼亚著名的“灵魂瑜伽大师”格里高里·比沃拉鲁(Gregorian Bivolaru)创办了一个名为“精神大融合运动”的组织,简称为“弥撒”组织。他推行裸体瑜伽,宣称通过传播瑜珈知识和实践,提高人们的灵性。该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一度拥有4万多名成员,在罗马尼亚以及丹麦、瑞典、德国等16个国家的250个城市开班授课。

“弥撒”的出名还因它在罗马尼亚科斯蒂内什蒂(Costinesti)和伯伊莱海尔库拉内(Baile Herculane)举办的“旋形队伍排列活动”,每年有数千人参与此项活动。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弥撒”组织的“拼形”、“拼字”活动

然而所谓的裸体瑜伽,其实就是将瑜珈、性、色情混杂在一起。比沃拉鲁打着“解放”女性身体的旗号,宣称成为“弥撒”组织的成员就可以与“神圣女神”亲密交流。他欺骗和引诱数百名女性背弃自己的配偶,拍摄色情视频,甚至成为脱衣女郎和妓女。他的学校有数千名学员,曾卷入集体淫乱的丑闻。

比沃拉鲁本人甚至曾声称,要与超过千名的处女性交。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比沃拉鲁与女信徒

2005年,比沃拉鲁因性侵未成年人以及逃税遭到起诉,但他以受政治迫害为名向瑞典申请政治庇护并获批准,得以逍遥法外。他成功逃离罗马尼亚,并改名为马格纳斯·奥罗尔森,在多个国家继续教授瑜珈

2013年,罗马尼亚最高法院判决比沃拉鲁6年有期徒刑,罪名是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不过瑞典政府一直拒绝引渡,直到2016年2月27日,比沃拉鲁才在法国被捕。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格里高里·比沃拉鲁被法国警方逮捕

根据罗马尼亚检方的起诉书,在“弥撒”组织成立初期,比沃拉鲁和他的助手就同未成年女孩(有些甚至刚满十岁)发生性关系。比沃拉鲁本人就把其中一位女孩当作情人和“妻子”,这位女孩后来一直跟随他左右。随着该组织越来越出名,他不断招募女性成员,对她们进行性开发。

检方认为,这些女性一方面是为比沃拉鲁及其助手提供个人享乐,更重要的是,他把这些女性当作一种敛财手段。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比沃拉鲁在瑞典期间,“弥撒”组织继续在印度和泰米尔纳德邦对近100名年轻人进行培训。据悉,其在印度拓展组织的两位头目,曾在哥本哈根制片厂出品的色情电影中担任主角。

2008年4月,比沃拉鲁被欧洲瑜珈协会及其所有分支机构开除。原因是“已经查明上述人员和组织并未从事任何与瑜珈有关的活动,甚至利用瑜珈招牌从事非法勾当。他们不遵守本组织的规则和标准,表现出闻所未闻的道德与诚信缺失,同时他们也无法令人信服会转变态度。”

“世界邪教观察网”认为,“弥撒”组织是一种危险的个人膜拜,根据脱离该组织的成员的证言,“弥撒”组织与其他臭名昭著的借助瑜珈为害社会的邪教组织并无二致。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比沃拉鲁与信徒

谭崔课程

像这种借瑜伽来宣扬色情的组织,甚至在中国也出现过。2012年羊城晚报一篇题为《假灵修真杂交谭崔教室传出呻吟声?》的文章,揭露了国内以情色为主打的“身心灵”修炼班的谭崔课程,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深圳动态静心中心的培训场面

记者亲自参加深圳动态静心中心的谭崔课程发现,课上指引陌生男女学员配对,玩各种很玄的游戏、相互挑逗。

该中心的“身心灵”导师秦铭远,曾在广州、北京举办的谭崔课程上,引导学员“脱光”,号称“分辨并打开爱、情绪、性等不同的能量中心”。他公开宣称“大家将在亲密、安全、放松的气氛中藉由每位学员彼此间的合作与信赖来去除对性的恐惧、罪恶感及羞耻感,这将会深化我们的爱、我们的性、我们的关系”,声称“经由性,超越性,达到宇宙性高潮……”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深圳动态静心公司的培训课程以女学员居多

秦铭远不仅公然鼓吹换妻换夫,甚至还宣称“铭远静心”可以治疗不孕症、脖子疼、口吃、鼻炎、视物不清、近视眼、毒瘾等。

他在人迹罕至的罗浮山打造了“静心山庄”,教授“静心术”。在山庄中,练习者被要求完全“臣服”于“师父”,甚至被鼓动辞掉工作,全身心地投入“静心山庄”中。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静心山庄”藏在人迹罕至的罗浮山山坳里

借助瑜伽为害社会的邪教组织

不仅是借助瑜伽鼓吹淫乱,历史上有许多邪教组织,它们一开始的面目也是“瑜伽”。

“奥修静修会”

“奥修静修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印度人阿恰里亚·拉杰尼希创办的所谓静修组织。该组织在印度、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设立了数百个静修中心,广收门徒,取得了很大的名声,聚敛了大量的钱财。

拉杰尼希还在美国建立了自己的“圣城”,叫做安特洛普,大量信徒为他捐赠钱财和无偿劳动,每天数百名信徒在他的企业和农场无偿劳动12小时。

随着势力逐渐壮大,拉杰尼希组建了自己的武装军队,杀害异己,教会火并,终于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注意。他被指控犯有谋杀、攻击、纵火、盗窃等重罪,但成功逃脱了指控。后又跑到欧洲造成混乱,再一次被欧洲政府赶出。最后,拉杰尼希回到了印度老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奥修”,并将教团改名为“奥修静修会”。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阿恰里亚·拉杰尼希

“奥姆真理教”

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曾于1995年在东京地铁释放沙林毒气,造成5000多人受伤,12人死亡,14人终身残疾。而它一开始竟也是个“瑜伽”道场。

1984年,麻原彰晃在东京成立了“奥姆神仙会”,向信徒传授瑜伽和佛教、道教、基督教思想的大杂烩。随后他远赴印度,自称在喜马拉雅山得道解脱,获得了漂浮于空中的超能力。回到日本后开始了无边无际的自我吹嘘。

1987年,“奥姆神仙会”更名为“奥姆真理教”,一度拥有信徒超过1.5万人。麻原彰晃也和“奥修”一样聚敛钱财,壮大组织,操纵选举,研制化学武器,最终策划并实施了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

他们竟用瑜伽宣扬色情、发展邪教,健康的外表下包裹着邪恶的心


▲麻原彰晃

《纽约时报》在报道瑜伽和性丑闻时曾指出,为什么瑜伽培养了这么多以玩弄女性为乐的男人?为什么这种现象让如此多人震惊、烦恼?其中一个因素是了解的不透彻,或者更苛刻地说是无知。瑜伽教师和教授瑜伽的书籍鲜有提及现代瑜伽的真正起源——是一种性爱崇拜。这种遗漏,导致很多练习瑜伽的人陷入了色欲陷阱。

也确有像麻原彰晃等邪教头目这样的人,他们以不易被察觉的面孔靠近,借助瑜伽传播色情,大肆敛财,甚至发展成邪教组织,将不可告人的企图隐藏在美丽的外衣下。而身处其中的人,或许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参考资料:人民网、凯风网、东方网等

本文系“中国反邪教”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国反邪教』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